過了好久,生活從年初的多彩,變成了現在一片無趣。
凌亂的生活,似乎從沒打算拾起。

今年認識了好多人,他們跟我談論著愛情、人性、 假象、自由。
很感謝他們開啟了我的思考,讓我在跟網誌一樣荒廢的生活中,還能有機會理理自己的生活,長出一段鮮芽。

 

真的,離開文字越久,除了寫網誌要想很久想才能決定要怎麼寫之外,情緒變得捉摸不定,也常想不清自己到底怎麼了。
只能趁下午沒課,一個人躺在地墊上,聽著音樂發呆。
卻被莫名的哀傷嚇到,但不知該從哪裡開始安慰自己空白的情緒。

煩悶,多麼高級的情緒。 
散在地上、掛在牆角,連電風扇吹來的風都不同。
但我卻不知該如何享受。 

 

好多次,沒能再像讀高中的時候一樣,在家裡靜靜的待著,品味老媽的盆栽,兩個小妹的幽默感,老爸偶然的想法。
又或是天陰天晴,在頂樓雲氣變化,加深我對飛行的夢,對不確定與自由的嚮往。 

只能在稍暗的寢室待著,與室友相互妥協,製造出大家都能接受,但又不盡滿意的空間。
沒有我需要的陽光、風、寧靜,我只能選擇在放晴的時候,自己一個坐在樹蔭下看書。

所以我說,妥協不會是最好的選擇,只會是個經濟學上的平衡罷了。

 

所謂的簡單生活,無論是物質或是心理的平衡,不過量、不短缺,真是非常唬爛的一個境界。
跟極簡風的感覺很像吧我想。 

但是所謂心理的平衡又是什麼?
雙性戀? 

又或該以字面上的意思,簡單地活著就可以? 
超哲學的啊,怎麼會這樣。

創作者介紹

巧合

r2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