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理由總是如此,不是受傷了,就是逢年過節。
不過這次我很開心,真的。
雖然今天走了好久,但是跟家人一起出遊的感覺,還是第一次好好品嚐

其實都會公園是很美的,真的是台中市民不可多得的後花園。
九年了,現在已是綠蔭重重、涼風徐徐了。
依稀記得當年開幕的盛況,以及熱死人的天氣,和找不到樹蔭的苦悶。

不過這次是開心的出遊,一家人四處走走,才發現家一點都沒變。

才發現爸媽越老愛越深。

肩頸、手腕、腰、腳踝。

 

這次回家發現,原來新竹台北的車次,比清大到火車站還多約四到五倍。
整個就是很怨。
害我背著拉鍊壞掉的藍色維尼大包包,站了快半小時吧。

不過一上車不久,好多穿著制服的高中職、國中生上車。
這時才發現,原來制服真的是種特別的象徵。
象徵著一個衝突的身份。
一個要什麼沒什麼,凡事都要靠別人的身份。
也是一個要什麼有什麼,凡事靠自己的身份。

恣意的揮灑青春美貌。
真好。
還記得那些日子的荒唐,那些日子的苦悶。

講得我好像魚尾紋很多一樣。

 

晚上去台中亂逛,沒出車禍就不錯了。

下次出門一定要先熟門熟路,要不就是目標明確。
其實重點還是指路人要意志堅定、指令明確。
人多嘴雜啊。

我這當司機的差點就要去撞樹了。

台中的生活機能真的不錯,藝文活動、空間,特色小品、餐廳。
下次有機會再去逛逛吧。

好險我沒吃那神秘的巧克力,不然我又要滾來滾去了。
擺設還好,價位可以接受。
如果擺設很棒,我哪敢走進去啊!

其實像這樣幾個人在美術館附近走走,真的還蠻愜意的。
雖然旁邊都是貴到炸的餐廳,只能在外觀望。
但是美術館真的很美。

 

顏小姐,未來的路本來就不好走,妳已經比大部份的人都幸運了。
因為妳有人替妳指路,為妳做好心理建設。

妳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可以慢慢決定。
我相信老師們不會苛求妳的。

鹿港的路還真好飆,又直又少車。
不過坑坑洞洞的就是了。

 

鹿港回來之後,又回到熟悉的咖啡廳小酌。
香醇依舊。
廢話,都連鎖成這樣了當然怎麼喝都一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哭的時候會笑成這樣。
可能是某些詭異的人格又衝突了吧。

接著上了國道三,到中科晃盪。
越到高點,閃光越來越多。

是個很棒的景點。

 

在左右轉中生存,在橡膠味裡呼吸。
我活在油門和煞車之中,我活在手掌和右腳之間。
一陣陣的煞車聲將我喚醒,一圈圈的煞車痕令我雀躍。
扭力將我貼實椅背,危險使我繃緊神經。

是怎麼樣的等待需要速度來填塞。
是怎麼樣的寂寞需要死神來作伴。

隨著轉速越來越高,旋轉半徑越來越小,我的腦袋也跟著被拋出去。
想都不想,理都不理,像抽煙一樣。
不過這樣做至少還可以促進血液循環。

等一通不會打來的電話,原來是這麼棒的藉口。

我的極限,到底在哪裡呢?
我的空軍夢啊…

應該要換懸吊了。

 

一路上安全通過檢查哨,沒想到我的偽裝這麼成功。

創作者介紹

巧合

r2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00542
  • 偽裝?
  • 因為警車聽到煞車聲後開始上山,以為又有人上來飆了。
    結果勒。
    沒想到是部簡單的小車,還有一個看起來很虛的小朋友。

    他們一定沒想到是我在玩。

    r2qo 於 2009/10/18 09: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