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畫一幅圖。
我想寫一封信。
我想,
哈,我不能說。
我也不想妳擔心我。
希望妳過得好。

 

有些時候我是這樣,有些時候又是那樣。
現在你問我,我這麼回答你。
換了場合、換了人,我也換了回答。
我應該就是因為這樣而難懂吧,當然,是對那些聽到不同回答的那些人。
雖然為數不多,而且他們也不太問。

內心的掙扎總是細微但激烈;平靜卻暗濤洶湧。
True word hurts.
說謊是件很特別的事,對我這種人來說。
因為那讓別人不知道你是真是假,
然後就可以在夾縫中變化了。

在虛實中創造不同的身份切入,
好玩,但是風險很大。
抓到就是死刑啦。

雖然到最後說了實話,不是沒人聽,
就是聽不下去,太難以接受。

 

最近想了很多,不論是理科還是對生活上,總覺得有了很多不同以往的想法。

慢慢開始審視自己。
發現,我似乎很容易沉浸在過去的錯誤和後悔中。
每次想的都不是快樂的事,往往都是挫敗、羞惱、絕望。
慘的是很難跳脫。

記得很久以前有看過一份文章,上面說﹕
人之所以可以活下去,不受到過往的失敗或錯誤所困,而導致絕望、自我毀滅。
那是因為大腦會修改記憶中厭惡的部份,轉回為快樂且值得回憶的事。
這就是為什麼某某老師很兇,當時被打得很慘,(這是我的體驗)
或當兵的時候被操得很可憐,(印象中這是原本的舉例)
但是還是會很懷念的原因。

我的腦可能少了這部份吧。
我也很好奇我怎麼沒去死。

 

I am alone ,but I am not lonely.
Because maybe that is something that I have to take,
I don't feel lonely. Maybe it is just a part of my life.
I am used to it.
Being a freak ,being abnormal ,being someone I should't be
are all parts of my life.

好無聊喔。多麼不負責任的一段話啊。

 

TAS08年到底什麼時候要出啊!
都快五月了ㄟ!

創作者介紹

巧合

r2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